扣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扣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咸宁土专家守望田埂一辈子种水稻种油菜样样在行多苞藤春

发布时间:2020-10-19 01:15:33 阅读: 来源:扣板厂家

咸宁土专家守望田埂一辈子 种水稻种油菜样样在行

讯:

守望田埂一辈子,咸宁横沟镇的殷普河一直坚持在自家田里做试验,成了远近闻名的土专家。他种出了和姚明一样高的水稻,培育的油菜又高又大,一些连农技员都疑惑的种植问题,总被他看出窍门。

一粒一粒数种子

靠窗的书桌是整间屋子最明亮的地方,也是78岁的殷普河除了农田呆得最多的地方。

5月18日上午10点,咸宁市横沟桥镇群力村,紧邻107国道的白色平房里,殷普河正在书桌前捡拾铁簸箕里的油菜籽。低头从眼镜上方瞟了一眼进门的楚天都市报记者后,他略点了下头算打招呼,手下却没停。一边把小米粒般大小的油菜籽捡到纸杯里,一边嘴里计着数。

“刚才正数到关键,打断了要重来。”数完后,他把纸杯里的油菜籽倒进旁边的托盘天平里,慢慢调整着砝码,最终得出了6克的称重结果。这是1000粒油菜籽的重量,俗称千粒重,用来评价种子的质量。“我的油菜籽要大些,比一般油菜籽重2克。”也许这2克并不起眼,但大面积种到地里后增加的产量却是个可观的数字。

为了得出这个结果,殷普河从早上8点就开始了简单枯燥的计数。

这是他从自己种植的油菜中挑选出的样本,先数有几个分枝,再从分枝中挑选出30多个果荚,每个果荚里有多少籽粒,一颗颗全部都要记清楚。圆圆的油菜籽太小,也容易滚动,戴着老花镜的他一一数下来,必须聚精会神。“科学来不得一丝马虎,这些都会影响到收成。”

他的家简直就像个小小农科所:房梁上整齐挂着一束束干黄的稻穗,每一束上面都有标签,标明了种植时间、杆长、穗长以及每穗的颗粒,木架里放着一包包水稻种子,一摞摞摆放整齐的报刊书籍快堆到天花板。

“我现在订30种报纸,9种杂志,每天要花两三个小时读书看报。”订报习惯已持续几十年,他每年都要为此花去上千元钱。

和姚明一样高的稻子

种水稻一辈子也曾种出稀奇。

殷普河从墙上取下一束横放的水稻标本。这蔸已经枯黄的水稻看似平淡无奇,用手扶着竖立在地上就显出了不同:身高一米六的他伸直了手臂也够不着穗尖。旁边几人来了兴趣,纷纷站过去和水稻比高矮。

取出米尺来测量,从根部到顶梢处,整蔸水稻标本的长度足有2.26米。“和姚明的身高一样。”周围人爆发出一阵惊呼。殷普河自信一笑:“都是种水稻的,我敢和袁隆平老师的水稻比个高矮。”

这是老殷3年前种出的水稻。

2010年,老殷从《农村新报》上看到一篇报道。报道讲的是新洲农民李湘应育出“高杆水稻”,株高1.55米,站在田间,水稻植株高过了他的颈部,而且稻穗长28厘米,每穗有250粒左右的稻谷。“那时候就没我种得高。”当时,老殷的观察笔记里有着清楚记录,前两年他一直在培育一种“超级高大粗新型水稻”。2009年,这个水稻已经高达1.7米,穗长45厘米,每穗约500粒稻谷。这个报道令老殷得到鼓励:这个产量不错,在本土种植条件下能不能种出更高的水稻?

他采取的不是杂交的方法,而是从水稻中找出高大粗的变异株,然后再从变异株中选出更高更粗的取种试种。2012年他终于得到了一棵超高的水稻,取种后第二年种出了一百多蔸新型“超高水稻”,也就是这种和姚明一样高的水稻。

当年,站在这片比人高得多的“稻林”里,殷普河曾抱怨仰头打药不方便,也庆幸这稻杆没有遭遇太大风雨而倒伏,得以保护着长到结穗。“就和一般稻田一样侍弄,没有特别添加什么。”不过水稻产量并不高,穗长只有30厘米,每穗仅有约300粒稻谷。

从种植的角度来说,这种和姚明一样高的稻子并不适合推广。“如果用来观光,倒不失为一片风景。而且这个杆这么长,回填也可以省肥料。”老殷留了种子后第二年没有再种,只留下了一蔸做标本。

土专家专诊庄稼病

和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殷普河成了土专家。

1957年,殷普河开始接触到科学种田。他被大队合作社派到孝感农校学习,接触到了良种、新肥、田间水肥管理等知识。“在以粮为纲的年代,提高产量是重要工作。”他逐渐迷上了培育高产水稻,曾先后自费前往湖南、浙江等10个省市的水稻研究所拜师学艺。“没有老殷看不了的病。”村民们笃信这个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老农民,59年的种植经验让他见识过各种问题,基本上能一眼看出病虫害。

去年,村民熊大富发现稻田里秧苗枯萎,施肥打药都不起作用。镇农技站的农技员赶过来,一番看禾苗、问情况、查水质,却找不到原因,带来的高级农艺师掏出资料对照,也没个结果。殷普河沿着田边转了几圈后,叮嘱他施点肥,过几天再看。

一个星期后,秧苗恢复了生机。

在熊大河的追问下,殷普河道明原委。原来,田埂上查看时,他发现杂草发蔫,这是用过除草剂后的效果,可是杂草并没死,说明效力没达到。“含除草剂的雨水流到了田里,所以秧苗也枯黄了。”他回想起前几天下过暴雨。

还有一次,一个村民田里的秧苗大面积死亡,怀疑是旁边农户投毒。“那片死亡秧苗在田中间。”殷普河排除了投毒可能,毕竟要投毒在田埂周围更为方便,仔细查看秧苗上的焦黄痕迹,联想到前几天的电闪雷鸣,他判断死亡原因是雷击,避免了一场纷争。

耕读一生,务实而谦虚

守望田埂一辈子,殷普河始终记得种田的初衷。

在粮食短缺的年代,他吃过各种野菜,甚至干涩难咽的树叶,还听说有人吃观音土。“种出又多又好的粮食是一个农民的本分。”这些年来,这个有60年党龄的老党员始终坚持这一点。

殷普河订的报刊杂志也多是农业科技方面的。在通讯不发达的年代,他靠写信保持与外界农业技术的联通,看到关于种田高手及专家的报道,他就写信去请教,最多的时候曾与100多个农友交流。

周边乡镇农民来求种子是常有的事。他最得意的是选育的“绿玉香”稻种,米粒晶莹口感好,亩产达1320斤,省农科院专家品尝后赞不绝口。2006年,天门一家种业公司试种成功后大面积推广,还将其申报了专利并注册商标。

从分田到户那年到现在,殷普河坚持辟出自家一亩地来搞试验。他先后完成省农科院土肥研究所、湖北大学等院校的23个科技试验项目,在自己田地里承担100多个水稻品种的省市级区试项目任务,9次应邀参加全国性学术研究会。“老殷种田经验丰富,很务实,也很谦虚。”咸宁市农科院专家熊常财和他打了30多年交道,记得最多的还是他在地里时的认真模样。

最近几年,因为修建工业园和城铁,殷普河的地陆续被征用。“见缝插针地种上一点。”他在铁路线周边勉强保留了一亩口粮地,找一些边角地带种上油菜。前些年,咸安区打造百里“油菜观光经济带”,他通过4年努力培育出了高产油菜品种。“别人亩产最多400斤,我的超过600斤。”他曾一度以为没了发挥余热的机会,又闲不住地给自己找了新方向。

成都曙光医院医院环境怎么样

广东哪家医院做骨关节置换比较好

女性癫痫病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