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扣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父亲在世时叮嘱他一定要上大学

发布时间:2020-06-22 11:42:54 阅读: 来源:扣板厂家

父亲在世时 叮嘱他一定要上大学

学生姓名:陈伟聪

毕业学校:德化一中

高考成绩:558分(理科)

填报志愿:福建医科大学

“我儿子是个好孩子,以后他上大学要请你们多帮忙了!”因为丈夫好友生前的这句话,家住德化县雷峰镇蕉溪村的査秀丛,一直挂心同村高考学子陈伟聪的事儿。两年前,陈伟聪老家的砖厂倒闭,伟聪的父母因此失业,找不到工作没有收入,家里经济日渐困难。今年4月,因欠债、工作等压力,伟聪的父亲自杀身亡,留下尚在念书的一双儿女和患有腿疾的妻子。

上个月,伟聪的高考成绩出来,他不负众望考出558分的好成绩,并填报了自己喜欢的医学院校。虽然录取结果尚未知,但他已开始到德化瓷厂打工,为自己攒学费和生活费。

不堪家庭负累 父亲厨房自尽

伟聪家在德化县蕉溪村村道旁一山腰处,家门口那条碎石小路连接了新、旧两条马路。正值暑假,伟聪和刚大学毕业的姐姐都在外忙着打暑假工、找工作,留下母亲一人守着空荡荡的房子。

早前,伟聪母亲和父亲一同在附近的一家砖厂打工,母亲挑砖,父亲开了辆车做搬运,虽说工资不多,但勉强能负担一家四口人的生活。两年前,砖厂倒闭关门,伟聪的父母都失业了,“他家建房子,女儿上大学欠下一些外债,失业后,压力大增”,查秀丛的丈夫过去也在那家砖厂上班,又是同村人,知道他失业后压力巨大,就常叫他到家里喝茶、谈天。

“只要没有活干,他就特别焦虑,说孩子上学没钱怎么办?”儿女上学的学费、一家四口的生活费,如同一座大山压在没有固定工作的伟聪父亲身上,他开始头疼、夜不能寐。

今年4月21日,秀丛的丈夫如往常般打电话让伟聪父亲到家里小坐,“他说头疼,就没去了”。没想到,第二天传来了噩耗——22日中午,伟聪母亲回家发现,丈夫在厨房自尽。

父亲临终遗愿 请帮儿子上大学

“他父亲在去年就曾交代我们,要帮助他儿子,让他能够上学。”秀丛和丈夫没有想到,伟聪父亲曾经反复跟他们提及的话,竟成了遗言。

关于父亲的离世,伟聪和母亲都不愿多谈。

“他们俩都是老实人,踏踏实实干活,话也不多。”家里的顶梁柱倒了以后,这个家更沉默了。母亲一个人在家干农活,偶尔村里有人需要帮忙,她就去打点小工,但因为有腿疾,重活累活都做不了;伟聪在学校备考;即将毕业的姐姐放弃了在外工作的机会,找工作的首选,是离家近的地方,但因为上大学的几万元助学贷款尚未还清,毕业证书仍押在学校里。

不敢想学费 酷暑打工赚一点

今年高考结束后,伟聪在家待没几天,就和同学到县城的瓷厂打暑假工。自小家里并不宽裕,每年寒暑假,伟聪和姐姐都跟着亲友到工厂去打工赚钱,从来不曾闲下来。

伟聪每天清早就从蕉溪骑摩托车到县城另一边的瓷厂打工。炎热的夏天,工厂车间没有空调,只有几台“吱呀”转动的风扇,他将一只只陶瓷小猪装进小盒,再装入大箱。工资计件,包一箱8块钱,一天只能包6箱左右。“想找个工资高一点的厂。”

伟聪的高考成绩是558分,超过本一线50多分,他报了福建医科大学,“想当医生,一方面是梦想,另一方面也考虑到就业。”伟聪还不敢细想学费的事,他说他能做的,就是尽量多做一些活,多赚一点钱。

[憨鼠责编:阿九]

淘宝直播代运营

上海进口报关公司

微信群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