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扣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五大电企去年亏151亿煤价下跌亏损仍持续楼盘网

发布时间:2019-10-18 16:41:42 阅读: 来源:扣板厂家

五大电企去年亏151亿 煤价下跌亏损仍持续

生意社07月19日讯

6月27日,国家电监会发布《电力监管年度报告(2011)》(下称《报告》)显示,中央五大发电集团(华能、大唐、华电、国电、中电投)2011年电力业务亏损151.17亿元,同比负增长348.32%。除华能电力业务赢利1.92亿元外,其他四家均为亏损。亏损最为严重的大唐发电(601991,股吧),亏损额达到58.22亿元。 自2008年以来,我国曾多次提高电价,但电厂一直亏损严重,无法走出“亏损后提价、提价后依然亏损”的局面。 虽然大幅度减亏是事实,但是业内专家认为,如果市场煤、计划电的体制不改,电企不可能短期内实现扭亏,中电联秘书长王志轩就向记者透露,今年五大电厂火电业务仍处于亏损状态。 财务费用拉低利润 根据电监会的《报告》,去年五大电力集团发电业务几乎全部亏损,唯一盈利的华能利润仅1.92亿元,大唐巨亏58.22亿元,华电亏损45.86亿元,中电投亏损39.96亿元,国电亏损较轻,为9.06亿元。 而去年中电联发布的《全国电力供需与经济运行形势分析预测报告》称,2011年上半年五大发电集团电力业务亏损66.5亿元。这意味着五大电企的电力业务在下半年亏损了84.67亿元,比上半年增亏27.32%。 为解决电企的亏损问题,去年国家曾三次上调电价,上调次数为历年最多。去年4月10日,国家发改委上调了山西、青海、甘肃、海南等12个省的商业和农业用电价格,平均上调2分左右。 去年6月1日,发改委将安徽、湖南和江西三省也纳入电价上调的范围,电价上调1.67分。去年11月30日,发改委再次上调电价,从去年12月1日起将全国燃煤电厂上网电价平均每千瓦时提高2.6分。同时,也对电煤价格发出了限价令,并对备受关注的脱硝补贴也给出了每千瓦时加价0.8分钱的试行政策。此次上调,仅以2011年的发电水平,电企就可以增收千亿以上。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电企亏损的主要原因是煤价的持续走高,但电企存在的其他问题也值得重视。 《报告》显示,亏损最为严重的大唐集团,销电收入1595.05亿元,但其发电成本1466.58亿元,成本接近其销售收入。值得一提的是,大唐集团总的财务费用达到202.91亿元,说明其借款额较高,如果不是其他业务收入弥补,大唐集团将整体亏损。其他电企的财务费用也与其不相上下。 五大发电集团在全国发电量中占非常大的比例,基本上能反映国内发电业状况。截至2011年底,全国发电装机总容量达10.6亿千瓦,同比增长9.3%,年发电量达4.72万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1.9%,我国发电量和电网规模已居世界第一位,其中5大发电集团年末总装机容量51472万千瓦,约占全国全口径装机容量的48.75%。 值得关注的是,火电投资这几年持续下降。五大发电集团的火电业务自2008年开始年年都在亏,这两年尤其明显,2010年,五大电企运营的436个火电企业中已有236个处于亏损状态。 时代周报记者根据电监会的披露发现,五大电企的财务费用全都超过利润,最低的为中电投,财务费用也超过150亿元,由此可见,这些公司在融资上依赖贷款。 中电联秘书长王志轩告诉记者,现在五大电力的资产负债率已经超过86%,五大电力的财务成本有走高的趋势。 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分析师李廷认为,五大电力集团扩大投资所需资金主要依靠贷款,而贷款利息已经超过甚至接近其净利润,进一步拉低其盈利能力。如果不是高达200亿元的财务费用,大唐集团发电盈利就是100多亿元。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财务费用将是拉低其利润的主要原因之一。 煤价下跌仍多半亏损 当电企因为煤价走高而亏损时,煤电联营成了电企的救命稻草,去年9月,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表示,“煤电联营”将被作为一项长期政策坚持下去。 据煤电资源网总监赵玉伟介绍,目前,五大电力逐渐收购一些煤炭公司,并且像神华等煤炭企业也开始收购发电厂,而这是目前保障供应、降低成本的最有效的方法。 2011年10月28日,中电投下属的漳泽电力在连续2年亏损、停牌近4个月后进行了重组,以不低于5.56元/股的价格向大同煤矿集团有限公司、大同煤炭集团临汾宏大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发行约6.23亿股股份用于购买其旗下的发电业务。重组后同煤集团持有漳泽电力31.99%的股权,一跃成为最大股东。 2011年全国煤炭产量超过35亿吨,全国煤炭新增产能达到9500万吨,14个大型煤炭基地产量达到32亿吨,2011年全国煤炭合同汇总量超过15亿吨,但真正能执行的数量无法确定。 这一切似乎说明只有当煤企成了自己的子公司,才会足额供应煤炭,这也逼企业走煤电一体化的路子。自2008年始,五大发电集团陆续进入煤炭开采业务,去年11月,新疆哈密三塘湖煤田累计查明2000米以上浅煤炭资源量1200亿吨,大唐、中电投、国电随后进驻,欲开发煤炭、煤电、煤化工等项目。 数据显示,2011年华能的煤炭产量达到6652万吨,到2015年预计达到1亿吨。中电投的煤炭产能达7275万吨,成为全国第三大煤炭企业。据大唐年报披露,2011年上市公司掌握的煤炭产量为1120万吨,低于中电投和华能,这可能是大唐亏损较为严重的原因之一。 今年以来,煤价整体处于下跌走势,开年到现在,7个月有余,国内煤价跌幅接近20%。这一跌幅比2011年最高时降低200元左右。 但电力行业的亏损依旧,数据显示,截至7月12日,根据证监会电力行业划分标准,沪深两市共有24家上市公司发布半年度业绩预报,其中有17家公司业绩预亏或预减,占比超过70%。 据此看来,电价的上调、上半年煤价的下跌并没有使得电力企业彻底摆脱亏损的泥沼。 李廷认为,虽然煤价在发电成本中占最重要的位置,但今年因为经济形势下滑预期明显,电厂发电量总体下降,电厂盈利前景仍不容乐观。 因此,在李廷看来,更为重要的是,发电企业应进行调整,降低内部管理成本和财务成本,这样才可能在不利条件下实现盈利。 王志轩则认为,每次煤价上涨时,国家都要求电厂自己消化30%的成本,随着时间的推移,电厂原来能够提升的空间已经逐渐被用尽,煤炭价格上行导致亏损在所难免,“虽然今年煤炭价格下行,但之前电厂一直在消化过去采购的高价煤炭,现在才开始利用新进的低价煤炭,但目前煤价仍总体偏高,煤价高位运行的情况下,电厂除了依靠国家政策外,别无他法。” 降本增效需电价改革 “五号文件(指《电力体制改革方案》,编者注)从2002年发布到现在已经十年,就目前来看,完全是失败了,这需要国家对电力改革重新思考。”厦门大学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说。 虽然电厂一直在亏,但电网却一直稳赚不赔,电网从发电企业购电,然后再卖给用电方,电网以此赚取差价,这一模式保证了电网盈利,因此业内人士认为,除了改革发电体制之外,还要对电网进行改革,即对电力行业进行全方位的改革。 “仅以电网而言,它应该是一个通道服务提供商,而不是电力买卖者,它的身份定位错误,导致出现了一系列问题。”一直专注煤电市场的专家李朝林说。 李朝林认为,改善电企亏损等诸多现实问题的一大措施是输配分开。“如果电改朝着这个方向发展,我国大用户直接交易将迅速发展。对于降低工业企业成本、增加电厂利润有帮助。” 林伯强则认为,现行电力体制改革最重要的是电价形成机制改革,这是电力改革的基础。只有电价市场化了,其他问题才有可能迎刃而解。在现行的政府控制电价的情况下,各发电企业发电量相对稳定,同时只需将电力卖给国家电网即可,客观上抹杀了发电企业的积极性。 在林伯强看来,只有电价市场化之后,各企业可以根据自己的成本自行定价,“能够降低成本的发电企业,会以更多的价格向用户售电,从而掌握主动权,因此,电价改革能够激活发电企业的潜力,促使电力企业真正能做到降本增效。”

长福花苑

东昌府房价多少钱一平

启东市新楼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