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扣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协和医院别墅区变大杂院文物保护单位谁来管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8:55:23 阅读: 来源:扣板厂家

这里是北京外交部街59号院,曾经是名医聚集的协和医院别墅区,是具有百年历史的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然而,“被保护”的古老建筑终究没能抵挡住城市化问题的侵蚀。如今,垃圾房、拾荒者、群租房与独具特色的古建筑混杂在一起,居民多次向各相关部门反应投诉,均无果。文物保护单位内的私搭乱建,到底谁来管?

外交部街59号院门前的一张张牌匾和石碑,是协和专家别墅群历史地位的显现

一边是清雅之地 一边却垃圾成山

“要不是被逼无奈,我也不愿意换掉原来的那些窗户,虽然旧了一些,但毕竟看起来更加原汁原味,更加有历史感。”30岁的郭伟,出生在协和医院,从小就住在与协和医院相隔一条马路的外交部街59号院里,是听着这里的传奇故事长大的。

让郭伟下这个决定的是去年夏天发生的一件事情。他回忆,“那天晚上燥热难耐,半夜三四点钟却被莫名的噪音吵醒,后窗又传来那个讨厌的声音。喀拉、喀拉、喀拉……想都不用想,又是后院的拾荒者在一个接一个的踩着回收来的易拉罐”。

半个小时过后,噪声还没有结束,郭伟气愤地拨通了110报警电话。“真的不愿意自己和那些人白费唇舌,让警察去解决吧。”然而,让郭伟失望的是,不知是不是因为这已经是自己在五六年里,为此事的第N次报警,过了半个小时,附近派出所的警察才姗姗来迟。”

“警察能怎么做?也就是把对方批评教育了一下,说半夜别打扰别人休息之类的话。”困扰郭伟多年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然而持续不断的噪音已经严重影响到自己和家人的休息。最后他只能换掉房间后面的两扇窗户,自掏腰包2万多元,安了现在的那两扇工业级的隔音玻璃,至少外面搬运和处理垃圾的声音是一点都听不到了。

“这次真的太过分了,原本只是在后院堆些垃圾,现在垃圾几乎堆到了离我家窗户玻璃不足5公分的地方,”,好景不长,这一次的事情让郭伟忍不住在网上发微博抱怨了一番,很多去过59号院的网友都纷纷感慨,当年的协和别墅区竟然变成了这般模样。

顺着郭伟的指引,记者来到听闻已久的外交部街59号院一探究竟。门口一座三个并排拱形门洞的大门,向里望去一座座风格特别的别墅楼显示出这里的与众不同。如果不是门口牌子上的介绍,恐怕很难猜到这里是什么地方。

进入大门,沿中轴线左右各三栋独栋别墅,北面和东面各有一排联排别墅。院中绿树成荫,银杏、玉兰、松柏等分林立,让这里四季皆成风景。院门口的平面图上,西南侧的地方为空白,这个地方正是郭伟家后窗的地方。

郭伟介绍,“小时候这里什么都没有,院墙以内基本上就是小朋友们玩耍的地方。” 转到42号楼背后,记者发现,这片原本的“空地”,已经不知不觉被拾荒者堆放起了废纸、废瓶子等垃圾,现在甚至还盖起了一排移动板房和砖房,与周围古香古色的别墅形成了鲜明对比。移动板房上方更是凌乱地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电线,不知是从哪里拉出来的。

“这样的场景,再看看门口的文物保护单位石碑,真的感觉很讽刺。”这些拾荒者的垃圾山几乎成了郭伟一家和周围住户七八年来的噩梦,对此大家都束手无策。

昔日大师云集 今日群租成灾

翻阅资料可以知道,北京协和医院当年是由美国洛克菲勒财团所属中华医学基金会开办的私立北平协和医学院附属医院,建成于1921年。洛克菲勒基金会在投资兴建协和医院的同时,用三年时间在附近建立了一座专家别墅区,是专供协和医院的高级教授们享用的顶级住宅区,也就是今天的协和医院别墅群。别墅设计大多为楼上两层或者两层半,配有地下室,据说过去是作为储藏室和服务人员居住。

协和专家别墅群主要由美国近代折衷主义式独立别墅形式的住宅构成,砖木结构,灰砖清水墙。院落南北长约127米,东西长约140米。中轴线南端为大门,以突出的三角门罩装饰。西临东单北大街,向南步行不足千米则为东长安街。据说,这座别墅区较之当年的部长楼,品质不在其之下。

记者发现,地下室唯一一个用来通风的窗口周围,也被拾荒的人堆满了垃圾,通往前院狭窄的通道两侧,也被各种垃圾占据,废报纸、废油瓶、旧鞋、矿泉水瓶和易拉罐等,而这个窗口正是地下室租户的厨房出烟口。

“要是万一哪天这些废品着火了,真不知道地下室的人怎么跑出来,垃圾正好堵住了通道。更让人担心的是,别墅里面除了承重墙,地板和楼梯都是木结构,一旦着火,可能房子都毁了。”一位住户担心地对记者说。别墅去内的消防器材也让住户们担忧,好多只留下破旧的消防柜,里面却没有任何消防器材。

文物保护单位内私搭乱建,到底谁来管?

“现在不知道哪个部门有这个权利管这个事情。”对于周围的垃圾堆放问题和群租问题,以及随意建造房屋的问题,郭伟一家已经向很多部门投诉了很多次。

前几年,他们到居委会寻求过帮助,可是居民会的工作人员也只是来进行了一下调解,当邻里纠纷简单处理了一下,让双方不要影响到各自的生活。后来,住户们也像市政部门投诉过,得到的回答是,居民房屋以外和街道上的地方才是市政部门的管理范围,像这样堆放垃圾的移动板房在别墅院里,所以也不属于他们的管理范围。

去年,郭伟向别墅区所属的产权单位也就是协和医院的上级单位中国医学科学院投诉过,可是其物业管理部门也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和解决方案,院内的违章建筑还是屹立不倒。员工也继续把医院租住给他们的住房,再以高价私自租住给其他人。

“后来我担心这些垃圾和电线离这么近是不是有火灾隐患,想看看消防部分管不管,就打了消防部门的投诉电话,消防部门派了两个年轻的武警消防兵过来查看了一下,走了之后也鸟无音讯了。因为这个事情,110我们都打过好几次了,警察都快被我们找烦了,可是没有一次能彻底解决问题。”郭伟无奈地说。

双绞线电缆货源

连杆总成批发

跳线成型机价格

锁眼机价格

相关阅读